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文字] 我那曾经是警察的父亲

一,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帮助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对父亲并不了解,甚至是现在。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真的很快乐,虽然他表面上看来是那样的。

在父亲的嘴里,从未听到过他的一丝赞扬,最多只是冷冷的一句还行。以前从来没有被他夸奖的概念,以至于似乎习惯了不被他夸奖,直到今天。
可能,在父亲的眼里,我真的很差劲。虽然,活下来的这几十年,我并没有要求过他帮我什么。

细算下来,他真正帮过我的似乎很少。

一件事是他把全家的户口办到了北京。
父亲当兵转业后,就在西四交通队做了一名警察,三十多年,换过宿舍,但从未换过工作。十几年前,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交通队里有了指标,他还算顺利的和其它警察一起,把家属办到了北京。从此,我的户口从一个农民变成了北京人。直到现在,有人问我是哪里人时,我总是说自己是户口在北京的外地人。

同时来北京的还有妹妹,当时她上初中,还有另一个做交警的姨夫,姨弟当时是高一,我来北京时,已经是高三了。

第二件事是他帮我找了个学校。
刚到北京时,我进了市39中。可惜,当时已经是高三了,农村的教学质量和北京相差很远。

还记得,第一次上英语课,我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一句也听不懂,真的听不懂。后来我才知道,农村教我们的英语老师居然差到那个样子,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我以为他成天的骂我们朽木不可雕,是我们太差。后来,我才知道,那带着方言的英语是无法学到正常的发音的。

好在我语文课还算听得懂,两个月后,我说话时的口音已经能以假乱真了。
在接下来的期中语文考试中,我得了全年级第一名,比第二名高出二十多分。在后来的考试中,语文我一直占据年级第一名的位置。与此相反的是,英语课我也基本比倒数第一二名高一点。英语老师对我的评语是:太差。

在考大学无望的情况下,我一愁莫展,我知道,以我的学习水平,什么大学也考不上。

他却告诉我,不用着急,能上大学。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八字里的这步运是伤官有治,利高考。

气得我半死,就这成绩,利个屁啊。

在高三下半年,学校发了个通知,说可以“转向”去别的学校,直接上大学。

对于一个农村来的孩子,上大学的吸引力是相当巨大的。

我当时并不清楚还有自费大学这么一个东西,那会儿刚刚有这么个产业。

在琢磨了几个专业后,我选择了计算机应用。学计算机不知道是幸运还是错误,反正,以后的生活中,我与电脑基本没有分开过。

好象是从大二下半年起,就开始打工赚钱,后来算算,大学的学费差不多赚出来了,父亲对我的帮助也差不多告一段落。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都在叙事。

尚没有表现父亲的性格。

TOP

二,那些留在儿时的记忆 1

儿时的记忆是美好的,或是说,大概是美好的。
因为儿时的生活几乎可以用痛苦来形容。

儿时对于父亲最深的印象是恐惧,很怕他,这辈子怕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我姥爷,不知道因为什么怕他,现在想想,可能是怕他揍我,或是他会指示我妈揍我。另一个怕的人就是我爸,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工作后才真正结束。

小时在农村的生活真的很苦。
父亲长年不在家,那时,并不知道父亲给这个家带来了什么,只知道每年回来他会揍我。而且,是打得挺狠,也经常是拿起什么用什么,这一点,不知道是他和我妈学的,还是我妈和他学的,反正,这一点上,他们一定有共同语言。在上小学快结束的那一年,我努力的开始学硬气功,我估计与此有很大关系。

父亲一般是快春节了才回家,后来我知道那是探亲假。
每次回来时,会带些零食,记忆中最深的是酒心巧克力,是他以前的女朋友给买的。
他本来交了个北京的女朋友,可是我奶奶死活都不愿意,没办法,他只好回老家娶了我妈,他在无意之中的闲谈中,我知道,他一定对此耿耿于怀。后来,他们慢慢的成了朋友,再后来,两家都成了朋友,逢年过节还会一起聚聚,有时也会开开玩笑,倒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影响是,我以后要想娶谁就娶谁,别指望管我。

有一年冬天,父亲居然给我带了烟花。
那可是孩子时代的大事情啊。
因为家里穷,母亲从来不愿意给我买鞭炮,在小伙伴面前,一直是抬不起头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玩儿。
有几次,也会买一挂小鞭,那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了。
再后来,我用自己挖草药的钱买,她没有什么办法。但不敢多买,也实在是没有钱。
顶多是买一挂小鞭,再加五个二踢角。

父亲是从北京带来的烟花,这东西在农村是稀罕的,没有人见过的,因为我们只听过“当”的那么一响,最多是二踢角两个响,而父亲带来的这东西居然能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来。真是太神奇了。

那年冬天,着实让我神气了几天。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TOP

原帖由 happylosser 于 2009-5-22 15:26 发表
都在叙事。

尚没有表现父亲的性格。


别着急,慢慢等吧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TOP

二,那些留在儿时的记忆 2

父亲说,别人探亲假都是回家休息,我回家却是干活儿,干完了,就回去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句话压在我的心里,很沉,象冬天的夜晚走在山路上的我肩膀上的木头。

父亲回家后,可以空闲的时间实再不多。因为农村的活实再很多,老TMD没完没了的。只要你去干,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儿。

农村的生活远远不是春耕秋收冬藏那么简单。
记得有一次,我那当老师的大姨看着我们在路上用借来的毛驴拉着老玉米往家走,很感慨的说,这样的生活多好,带月荷锄归的田园生活。
父亲说,得了吧你,你没见到毛驴不听话呢。
我心说,拉倒吧你,你没扛老玉米呢,你没大夏天钻到老玉米地里去拔草呢,你没弄得混身上下全是草沫子扎肉呢。
农活和儿时的记忆一起成长,还有父亲的拳脚。

现在能留下的记忆的东西似乎真的不多,最深的是父亲的大皮靴。
记得有一次看电影,看到日本鬼子的大皮靴,第一个反映就是,这不是我爸踢我的那双鞋吗?当时好悬没有脱口而出,看着周围的小伙伴,心跳了好一阵儿。
对于这东西,我是真的害怕,因为这玩艺儿能一脚把我踢出去好远,还在地上滚一段儿。

可以说,挨揍是童年印象最深的东西。可能是我真的很不听话,但我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为什么很少挨揍。
.

[ 本帖最后由 BJAK 于 2009-6-10 00:06 编辑 ]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TOP

[51] [51] [51]

TOP

够长的

TOP

父爱无声。

TOP

我爸曾经说我“你连场都不会打、拖拉机不会开,手没劲,什么农活都不会,真是个废物”

TOP

看AK的文字,常常能找到些共鸣的东西。

我小时候也老挨揍,当然不是父亲揍的,但还是怕得他要死,他在一个屋,我就不敢一个人呆在这个屋。父亲也是节假日或者农忙才回来,很小的时候都不认识,不叫爸爸,他很生气,问我妈怎么教的我们?

TOP

二,那些留在儿时的记忆 3

如果说对儿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挨揍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害怕被挨揍的恐惧始终伴随着我

姥爷是我害怕的第一个人,很怕他,现在想想,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他一瞪眼,和他那说话的眼神,足已让我惊恐。但姥爷好象并没有真的揍过我,顶多是瞪着眼,对我说,你试试?或是对我吼两声。

相比较之下,挨父母的打却象家常便饭一样。
挨打的原因也多种多样,花样百出。
有的是因为我错了,有的明显不是我的错,有些莫名其妙,有时甚至是用揍我来表达其它的事情,现在想起来有些匪疑所思。

最早是什么时候挨揍已经记不清了,现在想想,有些事完全是无意识之中犯的所谓的错,因为在那时的我,根本不懂所谓的错是错。

记得好象是小学二年级或是三年级的时候,那一年冬天放假我来到北京,放假来北京是小时候很高兴的事情,至少可以躲开家里的农活。因此后来母亲用干完指定农活来做为我放假来北京的条件。

农村的孩子很早就要到地里干活,我当然也不例外,特别是父亲不在家的岁月里。

那年冬天,我在父亲的宿舍里写数学作业。我的数学一直不好,即使是语文考全年级第一的日子里,数学也总是在是后几名。

我清楚得记得,那道题是50乘80,我得4000,父亲说得400。我说不是,应该是4000,父亲就揍我,站着打,打倒在地了接着打,打完了再问是多少,可怜的我死死的一直说得4000。

记得那次他打了我好久,我在地上滚来滚去,但嘴里不改口,咬着牙说,就是得4000。

后来一个同事进来,问因为什么,看了题目后,说,没错,就是4000,你凭什么打人家。
父亲当时很没面子,说了句,那我错了,你打我。
现在想想哭笑不得,但当时却是只能挨着。
这应该算是记忆中父亲唯一一次认错。
这辈子,我就没听到过父亲认过一回错,不管是对子女还是对别的什么事。

因此,在我以后的生活中,只要是我发现自己错了,我会很认真的说,这是我的错。
在我的个人生活中,很多地方有父亲的影子,很多地方刻意的避开父亲的做法,因为我从内心讨厌那种方式。
.

[ 本帖最后由 BJAK 于 2009-6-10 00:09 编辑 ]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TOP

二,那些留在儿时的记忆 4

儿时对父亲一直是崇拜的,虽然经常会挨揍,但那种出于本能的崇拜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对父亲所说过的话从来不会有任何怀疑,我很奇怪是从哪里得到的这种观念,也或许是人的一种本能吧。

我的名字中,有个“晓”字,记得上小学二年级前,我写这个晓字总是在上边加一个点。老师说,那样写不对,我理直气壮的和老师说,这是我爸教我的,我爸还能错?在我的眼中,父亲什么都是对的。

对父亲的崇拜持续了很多年,直到自己越来越感觉到很多事情不是想象中的样子,在那个叛逆的年龄,很快土崩瓦解。
尊重这个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做何解释,慢慢的象信佛一样忌心不忌口。姥姥在我叛逆的年龄告诉我,孝顺孝顺,顺者为孝,不管父母如何,都要顺着父母,这才是孝。这句话,我永远忘不了,可惜,我永远也做不到。或许也是因此,我在心里一直对岳飞的愚忠愚孝很反感,不想交兵权,又不敢反抗,最后窝窝囊囊的被剥皮死掉,留一个所谓的名节,那永远不会是我想要的。

我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何从不尊重我,哪怕是一点点,直到我长大工作。
在和父亲吵架时,我问过他,为什么你从不尊重我,为什么你不能听我说对错,为什么你不讲道理。
他咆哮着对我说:什么他妈的对错,和你老子讲对错,跟我讲什么道理,你长本事了,我能有什么错。对你,我就没有错。
从那以后,我不再和他讲对错,想说时,说几句,不想说时,不再多说,我知道,我永远没办法和他讲什么道理。
多年后,有时和他喝完酒,会开玩笑似的逗他,和他争论一些事,他总是很认真,声音嗷嗷的。

父亲不讲理,可惜的是小时候我并不知道,更可惜的是我遗传了父亲的固执。
就象母亲有时无端的揍我一样,父亲也会莫名其妙的发火,让我不知所措。

小学六年级时,家里盖房子。那是一个一年吃不上几次肉的日子,那年我14岁。
农村有句话,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时候的男孩子是最能吃的时候,再加上农村的活多,肚子里没有油水,见到肉几乎是两眼发光,可惜,能吃上肉的时候极少,除了过年的几顿,就是家里来客人时,直到我上了中学才有改变。
家里来客人时,我和妹妹是不可以和客人一起吃饭的,要等到客人吃完,才可以吃些剩菜。这是所谓的规矩,母亲为了让人说有家教。

有一次,给家里盖房子的帮工们吃完了饭,我和妹妹吃着桌子上的剩饭菜。
其实,一般都是些菜汤,有时也会剩一些肉菜,有极少时候母亲会留一小碗菜。
那天,剩了一小块酱肘子,虽然瘦肉都没有了,只有肥的,但却是很难得的。
母亲把肉分开,我得到了一小块。
孩子时期的我,有了好东西总是舍不得吃或用,对于这小块肉,当然也是这样,可能是担心两口就吃完了,也可能是想延长享受肉的滋味,也可能因为一口咬不开,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用自己花一块五毛钱买的水果刀,想把肉切成三块,先切了一块。
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无明业火,突然大发脾气,对我吼道,你摆弄什么!
我小声的说,这个大,不好夹开。因为带皮的肘子的确是不好夹,弄不好会把油溅到衣服上。
父亲没有再说话,我吃完了一块,又想去切。
父亲突然发难,打翻了我的碗,把刀夺过去,从我头上飞过,扔出了屋子。
我当时快傻了,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米饭和肥肉噎在我的嗓子里,过了好久才咽下去。

不久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我再也不能吃猪肉了。
一闻到猪肉的味道就恶心,想吐。很快,其它的肉也吃不下去了,鸡肉,狗肉,羊肉都不能吃。
到最后,连大油都吃不了,大油做的菜和饭一下就能闻出来,我宁可饿着,也吃不下去。好在家里有父亲从北京买的花生油。

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这给我的生活带来不大不小的麻烦,因为农村做菜基本都用大油,我去别人家做客吃饭时,很麻烦。唯一的好处时,家里有没有肉吃我再也不在乎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8年,从六年级,到大二。
大二时,我去KFC打工,工作餐就是鸡肉,还记得第一次用工作餐时,我看着鸡肉在想,我一定要吃,如果我不吃,我就没办法在这里工作,不管怎么样,我要吃,我很快说服了自己,强迫自己吃下去,从那天起,我开始吃鸡肉,到后来,我告诉自己,即然鸡肉能吃,那别的肉也可以吃,后来才又开始吃肉,但猪肉吃得还是很少。

在这8年中,我自己也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我怀疑是因为练气功造成的,也这样对家人说。
直到有一天,和一位老中医聊天,说起这段奇怪的经历,他问我,有没有过在吃猪肉时受到过惊吓或生过气,我愣了好久,终于想明白了可能的原因。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TOP

父爱如海.....
沉默不语

TOP

还没写完啊。在北京台看到过类似的一对父子,父亲是个退伍军人,从小到大从没夸奖过儿子一句,儿子做的好,顶多是不说话,要是做错了就一顿臭骂或暴揍。后来儿子长大了性格上有缺陷了,求助电视台,老爸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教育有问题,说了一句话:儿子,其实我为你骄傲。

TOP

路过!
凤凰重生就是涅槃,野鸡重生就是尸变!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