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平谷境内清王爷坟小考

平谷境内清王爷坟小考
发布时间:2005-12-30
  在我国的清代,被封为王爵的叫做王爷。由于其身份仅次于皇帝,地位十分显赫,因而死后入葬的规格相当高,对陵寝的选址也十分讲究。
  平谷地处京畿,三面环山,是一块“风水宝地”。因此被清室选做宗亲墓地,有皇室宗亲在这里入葬。但是经过数百年的地貌变化,这些墓葬大都已荡然无存。笔者根据80年代以来所进行的实地调查,并结合有关文献资料,对平谷境内的清代王爷坟及相关墓地进行了简略考证,特作此文,以飨读者,并就教于方家。
  确切地说,平谷境内有清代王爷坟两处,共葬有三个王爷;此外还附葬有贝子、镇国公、不入八分辅国公等,都是皇室宗亲。
  清王朝入关定都北京后,参照明代皇室封爵制度,于顺治六年(1649),对皇族的封号等级做出过相应的规定,康熙三十三年(1694),又有所增减。到乾隆十三年(1748)正式定型。皇室宗亲男性封爵定为十四个等级,依次为太子、和硕亲王、世子、多罗郡王、长子、固山贝子、奉恩镇国公、奉恩辅国公、不入八分镇国公、不入八分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奉恩将军。皇室宗亲不按品分级,其中镇国公相当于一品官。这里的“和硕”、“多罗”、“固山”均为满语,分别表示“一方”、“一角”、“一旗”之意。其它称谓唯“不入八分”最难解。即使在清朝,皇室之外的人对这一称谓的含义也知者寥寥,一般认为是特指一种物质待遇标准,如宝石顶戴、双眼花翎、府邸、官属、团龙黼服、朝马、紫缰、豹尾枪等,皆为入八分公所得服用之具。此说沿传最久。清咸丰年间,有个内务府镶黄旗人福格,乃乾隆朝大学士英廉之孙,官至知州,在任时留心当时典章制度考证和记录,曾编过一本《听雨丛谈》十二卷,当时没有刊刻成书,直至1959年才得出版。该书对“入八分”和“不入八分”有新见解:“天命间,立八和硕贝勒,共议国政,各置官府,朝会燕飨,皆异其礼,锡赍必均,是为八分。天聪以后,宗室内有特恩封公及亲王余子授封皆不入八分,其封至贝子降袭者,准入八分。”我认为这种解释是合理的。
  清宗室封爵是按儿孙两辈同时下排的。太子最高,亲王次之,“世子”是皇孙,乃亲王爷长子,待遇仅次于亲王但高于郡王;“长子”也是皇孙,为郡王爷长子,待遇次于郡王但高于贝勒、贝子。封亲王、世子用金册,郡王用镀金银册。各爵年俸银,清初定为摄政王三万两,辅政王一万五千两 ,一般亲王一万两,世子六千两,郡王五千两以下不等。除岁俸外,还有俸米,如亲王五千石,郡王二千五百石。
  清室王爵中还有“铁帽子王”的说法。即清初开国功勋最大的八家王爷(后又增补了四家)的王爵世袭罔替,而一般王爵则降一等世袭,降为镇国公或辅国公再世袭。清朝的皇子不是都能当王爷,多数被封为贝勒、贝子(满语为天生富贵之意),有的甚至仅封镇国公和辅国公。清初的皇子15岁受封,康熙二十七年(1688)以后改为20岁受封。
  平谷境内的王爷坟具体情况如下:
  一、诚郡王允祉墓
  位于平谷县峪口镇东樊各庄村东。允祉原名胤祉,为康熙第三子,故该墓俗称为三王爷坟。胤祉生于康熙十六年(1677)二月二十日,母荣妃马佳氏。按清例,胤祉是在康熙二十七年受封的,他是在康熙已长成的二十子(共二十四子)中最受恩宠的一个,在未被封王前,凡行围打猎、晋谒祖陵,皇父都带他去。康熙三十二年,山东曲阜孔庙落成,命与皇四子胤祯同去祭典。康熙三十五年征新疆噶尔丹,命胤祉统帅镶黄旗大营随同。康熙四十八年后,圣祖每年都去他的邸园一两次,并在那里用膳,这一殊荣,是其他皇兄皇弟所没有的。康熙四十八年(1712),胤祉主编《律历渊源》成书,同年晋升为诚亲王。康熙五十八(1722)年二月,玄烨巡幸畿甸,《清实录》记载:“命皇三子和硕诚亲王胤祉、皇九子固山贝子允唐随驾。”康熙五十九年,封胤祉第三子弘晟为世子。胤祉精于书法,京城好多皇家建筑及园林都留有他的墨迹。平谷县丫髻山有块行宫碑,就是他的手迹,至今保存完好。
  1723年,康熙四子胤祯承位,改年号雍正,为避“胤”字之讳,同宗弟兄中凡带胤字的,均改为允,胤祉由此称允祉。因在储位问题上诸王拉党结派,明争暗斗达20年之久,最后皇权竟落入平日少言寡欢,并不引人注目的胤祯手中,兄弟中几位主要竞争对手多有不服,不仅行为举止上显露不满,还将胤祯的继位过程编出好多谣言,故意传出大内,散至民间。流传最广的说法就是康熙帝气绝后,胤祯与他的舅舅隆可多相勾结,偷改遗诏,将传位“十四子”的“十”字上加了一横而变为传位“于四子”。这其实是无稽之谈,一者旧时介词“于”都用“於”;再者清廷重要行文都以满汉文对照书写,不可能轻易更改。三王爷允祉就是造谣、传谣最活跃分子之一,这使胤祯大为恼火。为稳定政权,打击朋党,他果断做出反应,通过软硬兼施,将对手一一解决。允祉被调守景陵(康熙之陵),次年又以允祉守陵多出怨言为由,削去弘晟世子爵。雍正六年六月,又将允祉锢于私宅,降为郡王,将弘晟交宗人府看押。两年后,为缓和矛盾,复封允祉为诚亲王,然仅两个月,怡亲王丧,定由允祉主持大礼,因允祉在家为侧福晋办生日,迟到早退,被削去王爵,禁于景山永安亭。雍正十年(1733),闰五月十九日,允祉郁郁而终,享年56岁。雍正命按郡王例殡葬。坟址是生前早就选好的。早年允祉曾随父皇到过京东丫髻山,途经樊各庄时,看中了村东的一块地,死后遂在那里设茔。允祉看中的是村东俗称小猪山的地方。小猪山高约10米,方圆数百米,是一座孤立的小山丘,且形态与环境极佳。其东侧之山蜿蜒如龙,有龙山之称;更重要的是小猪山正南不足l公里处,有一座香炉山,形似香炉,兀突而起。这种特殊的地貌,引起了允祉的极大兴趣,因而将其定为百年福地,建做园寝。园寝制度在清代是有严格规定的。据《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中《工部·园寝规则·坟茔规则》记载:“顺治十年题准,亲王给造坟工价五千两,世子四千两,郡王三千两,贝勒两千两,贝子一千两,镇国公五百两,辅国公同。又议准:亲王至辅国公碑身均高九尺,用蛟龙首龟趺;亲王碑广三尺,八寸七分,首高四尺五寸,趺称之;世子、郡王碑广三尺八寸,首高三尺九寸,趺高四尺三寸……又题准:亲王给碑价银三千两,世子两千五百两,郡王两千两,贝勒千两,贝子五百两,镇国公四百五十两,辅国公同……”又“亲王茔制,飨堂五间;亲王世子至辅国公皆三间。亲王、亲王世子、郡王门三,贝勒以下门一。亲王绘五彩饰以金(指飨堂,下同),复以绿琉璃瓦;亲王世子、郡王只绘五彩,皆覆以绿琉璃瓦,贝勒以下施朱不绘,用筒瓦。亲王坟圆周百丈,亲王世子、郡王八十丈,贝勒、贝子七十丈,镇国公、辅国公六十丈、镇国将军、辅国将军三十五丈,奉国、奉恩将军均三十丈。
  东樊各庄诚郡王园寝总占地二百四十亩,大致分为四部分:宫门(当地俗称东宫)、下宫门、北坟地和西北坟地。宫门即诚郡王允祉墓,坐北朝南,背靠小猪山,宫门与外围大墙相连接,院中飨殿三间,殿后有月台,月台之上有大宝顶坟一座,高约一丈。乾隆二年(1733)十二月,允祉被追谥为隐,追谥后补建碑楼一处。次年六月立驮龙碑一座,今座基尤存。陵园内外,广植松柏。允祉墓西南200米处,为允祉第七贝子弘景墓地。弘景卒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三月十日,终年75岁。在小猪山后面,是弘景第三子镇国公永珊及永珊第三子镇国公绵策的墓地,他们父子在嘉庆二年(1797)七月和嘉庆五年九月相继离世,各有宝顶一座,高约八尺。离此不远还有一座小宝顶,是奕果之墓。镇国公绵策去世后,允祉第十子弘晃后裔、绵导第二子奕果过继为嗣,承袭不入八分辅国公。嘉庆十二年(1810)十二月授头等侍卫,道光二十一年(1832),因病告退,同治九年(1870)正月初八日卒,享年80岁。西北坟地离小猪山稍远,那里有三座小宝顶。正坟是不入八分辅国公奕果的长子、体阁大学士、不入八分辅国公载龄。载龄卒于光绪九年(1883)十一月,享年72岁。东侧坟为载龄承继子,不入八分辅国公溥元墓,西侧是被黜宗室、原封不入八分辅国公毓彭之墓。毓彭在民国十七年(1928)时任清东陵守护大臣,因发生孙殿英盗墓案,以罪被虽已出宫但仍然维持家族势力的末代皇帝溥仪黜出宗室。伪满州国成立后,修订《爱新觉罗宗谱》时,将毓彭的内容全部删除。
  东樊各庄的诚郡王墓区也曾发生兵盗,惜知情者寥寥。据该村老人陈德福介绍,三王爷坟第一次被盗是在他八九岁时,老人1921年生人,按推测,应当在1928年左右。据老人讲,盗墓者身着灰色军服,号称“保安队” (后得知是东北军),他们在村东的街口设岗,谁也不准出入,傍晚传出两声巨响,估计是用炸药炸开墓穴。当时有一村丐夜居飨殿东间,曾见几个军人水淋淋上来找柴禾烤衣服,次日发现地宫东扇门被炸开一个洞,里边积了很多水,石台上的棺椁被打开,墓主人的尸首没腐烂,头很大,一些胆大的村民和孩子都曾去看过现场。1930年后,墓主后裔毓树清将园寝内外的树木全部卖掉。该墓的主要看坟户是付家,另有郭、谭、刘、申几户。发生盗墓时,正是付周珍当看坟的老爷(大约是七品)。1933年,村民王和私盗小猪山后边的宝顶坟,结果开口后刚一进去,就出现塌方,被砸死在里边,从此再无人敢动。1958年,北京市文物工作队曾来此进行过发掘清理,宫门、地宫的汉白玉石券、青条石及石碑都被运到北京用于修建人民大会堂,其余砖石,为附近村民取用,至今仍随处可见一些老房的墙体中所用墓地砖石,有三户村民的东墙就是借用的墓区外墙体。允祉墓的石门被炸坏后,村民用它打凿了一付石磨盘,使用多年。
  二、諴亲王允袐墓
  允袐为康熙帝第二十四子,生于康熙五十五年(1715)五月十六日,是康熙最小的儿子。雍正十一年(1733)正月,雍正帝谕旨:“朕幼弟允秘,秉心忠厚,赋性平和,素为皇考所钟爱,数年以来,在宫中读书,学识亦渐增长,朕心嘉悦,封为諴亲王。”乾隆继位后,于五年(1740)授以镶蓝旗蒙古都统,十五年十二月,总管镶白旗觉罗学,十七年授盟长,十八年五月管理御书处,二十八年九月署理宗人府事务,二十一年十二月任玉牒馆总裁等一系列军政要职。乾隆三十八年(1773)十二月二十日薨世,享年58岁。谥曰恪。园寝设于平谷县马坊镇马坊村北、打铁庄村南,当地人称南宫。马坊一带为平原,允袐墓址为何选于此?按风水学的说法,马坊一带地貌隆起似龙形,而龙头位置正在打铁庄村南一里许(今马坊粮库东位置)。允袐园寝坐西朝东,最东边建有一座神桥,桥下的小河称为文河。桥西是碑楼,内有驼龙碑。再西是三间面阔的黄琉璃花门,院内居中有五间飨殿,宽五丈三尺,进深二丈七尺,檐高一丈二尺。前有大门,门外设守护班房,东西厢各三间,围墙周长约百丈。看坟户有十家,吃钱粮月米,并有养身地。飨殿东西侧院墙开有角门,出了角门能见月台,上有大宝顶一座,高约一丈五。后面是弧形围墙,地宫以石券护封,金井玉葬,其规格明显要比樊各庄的諴郡王墓高得多。
  三、諴亲王弘畅墓
  弘畅为諴亲王允袐之长子,其墓地在允秘墓区北侧,故称为北宫。允秘有四子,长子弘畅生于乾隆五年(1740)十一月十九日,封不入八分镇国公,后担任过散佚大臣,管理过健税营事务。乾隆三十九年(1774)正月按例制降袭为諴郡王,在御前行走,担任护军统领。乾隆四十年起任宗人府右宗正,领侍卫大臣、盟长,后又总管过觉罗学。乾隆四十二年因理泰东陵事务独持己见,事速工坚,被晋升为諴亲王。乾隆六十年(1795)正月二十九日去世,享年56岁,谥号密。其墓葬规制与其父大致相同。
  南、北宫共占地约六百多亩,园寝内外广植松柏,外围还栽了许多杨树。到民国二十年(1931)前后,其后人镇国公溥霱将松柏树卖掉,两年后又开始拆卖砖瓦,结果发现该墓早已被盗。平谷县粮食局于1954年在该墓地屯粮建库,利用了一部分砖瓦木料。1977年,笔者在该粮库曾闻当时的粮库主任张德任及在场老工人一同介绍过这样一件事,说是1958年国家来人对墓地做过发掘,在地宫上的一块汉白玉石板上发现一个洞,体小的人刚刚能钻进去,洞口上还卡一块石头。打开石板,发现洞口下边半坐半躺着一个人的骨架,据分析,极可能是盗墓贼之一,被企图独吞赃物的同伙暗算。疙瘩头村一位80余岁的老人也曾到发掘现场看过。据他介绍,盗洞先通向墓门,因未能打开,盗墓贼转而打开墓顶以绳系人,进入墓室,那个死者就是被同伙故意封堵于墓室内而毙命的一个盗墓贼。墓室内还有一个大缸,内有半缸油。这是为在墓室封闭后燃尽氧气所用,有如汉代的“长信宫灯”,是古代防止尸体腐烂的一种方法。
  在平谷县马昌营镇疙瘩头村西还有一处墓园,内有两座大宝顶坟,守坟官为刘家,看坟户为白家。据当地老人介绍,此坟旧称皇叔坟,坟园占地约十五亩。有高大围墙,门前有玉石牌坊、石狮。园内有飨殿、石碑及厢房十余间。两宝顶坟高都在一丈以上。民国时,园内的百余株白皮松都有一尺多粗了。按清制,贝勒、贝子坟园周长七十丈,镇国公、辅国公六十五丈。以此及墓园设施规格推测,该园墓主人应为贝勒、贝子,而极可能是弘畅之后。按清时降袭之制,由亲王降至贝勒,最多只隔一代,甚至可能就是其下代。如果墓主为弘畅之子,与嘉庆帝就是平辈,道光帝就要称其为“皇叔”了,故为皇叔坟。两座宝顶坟在民国时都曾被盗,玉石牌坊也被大风刮倒,一时引起村民恐慌,后墓主晚辈陆续将园内树木等卖掉,新中国成立前,宝顶坟也被夷为平地。
  2001年10月
  李润波:中国收藏家协会理事、书报刊收藏委员会主任,现任平谷区政协委员。
作者:李润波
摘编:北京市档案馆计算机处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