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北京市长关注帕切科续约因鲁能重金辞伊万感不公

京粤大战后,国安主教练帕切科赢得了各方一致的认可。他率领着一支平均年龄近三十岁的老枪们,顽强阻击天价内外援组成的恒大队,打出了超越11人的水平。赛后,国安俱乐部高层罗宁特意强调,“国安完全可以依靠整体战术限制住对方,如果从战术配合来对比,国安要强于恒大。”正是老帕缔造了这支国安队的凝聚力和整体打法。然而,在国安与老帕都有意向携手商谈续约的时候,双方的谈判却暂时陷入了僵局。这中间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这样好的教练,还不赶紧续约?”     


年初,帕切科带领国安完成葡萄牙集训后,媒体报道帕切科偏爱进攻。加之国安引援不力,外界普遍对帕切科执教能否超过6轮,持着怀疑的态度。事实却是,联赛已经过半,帕切科获得了包括国安球迷在内的京城各方乃至全国专业人士的认可。国安队长徐云龙(微博)表示,帕切科通过自己的执教和球队取得的成绩,获得了所有球员的拥护,拥有绝对的权威。俱乐部高层对于帕切科的执教理念,多次给予高度认可。即使一些对国安队不服气的球队主教练,也对帕切科的理念表示了赞同。绿城主教练吴金贵与国安两回合交手时,都提到帕切科拥有足球的先进理念,这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是好事。经常来工体看球的北京市市长郭金龙也在关注着帕切科。一次看球时,他向国安俱乐部询问帕切科的续约问题,俱乐部人员表示正在谈判之中。郭市长说道:“这样好的教练,还不赶紧续约?”     


“我不是那样的人”     其实国安俱乐部也有着同样的担心,如果不能及时续约,那么本赛季结束后,必然会有俱乐部来挖墙脚,向老帕抛出丰厚的工作合同,到时再谈续约,难度更大。     国安方面对待老帕,以真诚相待,就是这一点深深打动了重情义的老帕。前几天,老帕主动提出续约国安。早在联赛之初,老帕就解释过为何在国安只签一年:“我是第一次来到中国,所以需要与国安相互适应。如果与俱乐部签了两年的合同,一旦俱乐部对我不满意,也只能完成合同,我不是那样的人。我需要通过努力工作赢得信任。”老帕指的“不是那样的人”,是指他不是那种“骗取”俱乐部合同,执教一塌糊涂,最后获得俱乐部丰厚解约费的老江湖。老帕的工作理念之一是,重视团队建设,这也包括他的助手团队。签约国安之前,老帕提出带3个助手,但国安方面坚持只能允许2个。最终,国安与老帕达成了一份年薪70万美元的合同,这份工作合同是老帕、法耶和路易斯的三人工作团队的年薪。所以,当得知鲁能给了伊万“百万美元分手费”后,老帕自然觉得不是滋味:“有些人什么也不做,甚至下课了,他们获得的回报,要比我们这些辛苦一年的人还要多。这公平吗?”     


“速度好像有点慢啊”     签约之初时,国安俱乐部就向老帕提出,要在俱乐部青训工作投入精力,给予指导。这也符合老帕追求的理念,他多次表示要成为弗格森那样的大佬级教练,兼顾球队青训和一队的长期发展,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此后,国安向老帕提出帮助俱乐部聘请一位技术总监,负责梯队的发展方向。老帕推荐了三名人选,其中包括年初未能随着他的团队来到国安的那名助手。这其实也是俱乐部向老帕抛出的一根橄榄枝。   


联赛进入第二阶段间歇期,老帕回国度假前,留给了俱乐部一份书面续约条件,其中包括待遇、人员使用等一系列条件。7月27日上午,帕切科结束度假,回到香河训练基地。接着,俱乐部领导也赶到香河。28日,老帕就向媒体表达了续约的愿望:“我很满意在北京的生活,我的队员很职业,北京也很好,也是美丽的城市,还有俱乐部的领导、员工,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球迷都非常可爱,我喜欢这里。我个人也希望能够留下,我们现正在谈续约的问题,但这个速度好像有点慢啊,如果俱乐部迟迟不签,我也没办法。”显然,俱乐部前一天回复了帕切科所提出的续约条件,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就怕“货比货”     



老帕为何迟迟未能续约,这只有当事双方知道。但可以猜测的是,待遇问题肯定是续约谈判的关键。帕切科曾经提到过“伊万百万美元的分手费”与他的团队收入相比是不公平的。然而,更刺激老帕的是大连实德签约文加达——同样是葡萄牙名帅,文加达的4人团队年薪为200万美元。比较之下,老帕团队的70万美元就寒酸多了。帕切科说,他与文加达是好朋友,两人非常熟悉。国安与帕切科谈判之前的主帅主要候选人就是文加达,当时双方就是待遇问题未能达成一致,而成全了帕切科与国安的姻缘。两个好友执教资历各有所长,文加达的长项是带领青少球员,老帕的辉煌都是在联赛中创造的。再比较球员生涯,老帕是葡萄牙国脚,中场核心。在特别重视荣誉的老帕心中,与文加达待遇的差距,更关乎荣誉和他的团队建设。老帕的助手团队分配是老帕自己说了算,他作为团队的老板,重情义的他一定也会在待遇上为助手争取到更多。     


老帕拥有“绝对权力”?     今年5月31日,国安高层罗宁曾说:“我们给老帕的权限会比弗格森在曼联拥有的还要多,主教练对一队有绝对权力。”老帕想做弗格森那样的经理式主教练,他看重的不只是自己眼前的利益,他关心的是整支球队的发展,也包括国安青训未来的建设。他想在国安这里,重塑他在博阿斯塔取得的辉煌,3年夺冠,闯进欧冠。老帕想夺冠,国安就必须大投入。这也是老帕向国安提出的条件之一。     


大连实德给予文加达一切的人事权力,包括领队在内的官员,无权干涉他的工作。文加达想签的外援,只要对方同意,实德全力支持。球员的转会考验着教练员的眼光和组织才能。帕切科希望国安加大手笔投入,但这与国安现在的发展模式和经营理念存在差异。16年来,国安始终坚持细水长流的发展模式,采取中庸之道,有时甚至显得保守。1996年外教通吃甲A的时代,国安依然是全华班。直到1997年,国安才成为甲A时代最后一个配备外援的大俱乐部。此后,甲A、中超都出现过工资飞涨的跳跃,但国安始终保持着“中投入,高产出”的经营模式。现在,恒大模式打破了中超死水,中超各豪门俱乐部都开始放量投入,中超豪门模式即将跃入一个“高投入、高产出”的新时代。这考验着国安俱乐部的经营者们,是继续保持中庸之道,还是加大投入保持豪门身份,国安的未来面临着考验。
   

昨天,恒大与皇马牵手,双方将共同合作在中国建立亚洲最大的足球学校,足校的教练全部由皇马选派,每年一个亿,由恒大出。现在看来,恒大老板许家印已经不满足当“中超豪门”了,他要的是“亚洲豪门”,未来还有可能是“世界豪门”。恒大志存高远,国安应居安思危。青少年梯队建设,一队建设,是否引进弗格森这样经理式主教练管理模式,怎样的投入力度,是到了思考的时刻了。至少有一点很清晰,像帕切科这样可遇不可求的帅才,国安应该留下,而不是放走。本报记者 陈赢

返回列表